我的商务中心 | 修改资料 | 退出登录
通行证: 立即注册
首页 » 专栏 » 专栏文章 » 梁宪平 » 收单需要规范,风险需防控,职能需值守,权益需剥离
支付圈公众微信平台号:paycircle | 超级QQ群:210331756
123456
123456

收单需要规范,风险需防控,职能需值守,权益需剥离


【发布日期】:2013-08-30  【来源】:PayCircle支付圈  【作者】:梁宪平

      【PayCircle支付圈核心提示】从2012年3月19日,支付宝当日宣布推出物流POS支付方案,并投入5亿元升级中国电商COD(货到付款)体系,这是支付宝首次布局线下支付。支付宝官方媒体当时就表示,支付宝不抢银联和银行的生意,支付宝物流POS支付业务只围绕电商展开。虽然支付宝一再表示不与银联、银行抢生意,然而,利益之争让阿里巴巴相关创新业务一直受到银行以及银联的抵制。
   2013年8月27日支付宝官博称:“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将停止所有线下POS业务。对原有合作商户我们会妥善处理,不会影响商户的正常业务。由此给用户和合作伙伴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但在支付创新的探索上,我们永远不会止步。”,当日和讯网消息即时报道了此则消息并根据和讯网此前报道《 银联无视央行新规 封杀第三方支付被指逆势而为 》(http://bank.hexun.com/2013-08-26/157443023.html),在和讯网新闻中表明,这或许意味着银联线下线上全面封杀第三方支付公司计划正式启动(http://bank.hexun.com/2013-08-27/157472652.html)。
  一句“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让支付宝“敢怒不敢言”的情绪表露无遗,顿时让外界对原因猜测纷纷。从2012年3月19日,支付宝当日宣布推出物流POS支付方案,并投入5亿元升级中国电商COD(货到付款)体系,这是支付宝首次布局线下支付。支付宝官方媒体当时就表示,支付宝不抢银联和银行的生意,支付宝物流POS支付业务只围绕电商展开。虽然支付宝一再表示不与银联、银行抢生意,然而,利益之争让阿里巴巴相关创新业务一直受到银行以及银联的抵制。
  2012年3月在支付宝物流POS方案下,刷卡收银、取件和签收录入等功能,配送员都可以通过一个支付宝POS终端完成,而且刷卡收单后,还可以实现资金快速转账到电商和物流商的支付宝账户。在交易过程中,涉及到银行、付款者支付宝账户、电商或物流支付宝账户,从头到尾都绕过了银联。随后,线下收单业务范围很快扩展到航旅酒店、在线生活服务(如汽车、房产的O2O销售)等多个领域。支付宝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为市场提供的POS终端收单设备超过了3万台,每笔订单向商家收取0.35%到0.8%的服务费。而以往规矩是,银联POS机的结单手续费会根据7:2:1比例分配。即发卡行占70%,收单机构占20%,清算机构(银联)拿10%。最后这10%,是银联收入的重要构成。
  第三方支付领域的战争,因为著名的金融搅局阿里旗下的支付宝的公开声明而再次升级。而这一次,中国银联看似守住了自己的地盘(线下银行卡收单)。本人认为这只是暂时的,远没有中国银联想像的那么简单:
  首先,二百多家有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这个市场!
  其次,中国银联目前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去“诏安”所有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其中支付宝的线上业务,银联的网上支付就无法与其对抗!
  而就在近日,中国银联召集了52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召开收单办法解读会议,银联人士在会上强调了跨法人交易发送方式不得绕过银联。
   从2013年7月9日央行《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正式出台到银联收编【诏安】第三方议案(银联在7 月召开的四届六次董事会上,提出《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再至8月27日“支付宝官博称: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将停止所有线下POS业务”,这些都种种动作都表明第三方支付机构(即非金融支付机构)在和银联在支付领域为了这块蛋糕不断得在争夺。这其实是对银联作为支付领域的扮演多个角色的不满的再一次宣泄!
  作为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两大巨头,支付宝与中国银联的关系一直处于敏感当中。早在2005年,支付宝在做线上支付时便希望能与中国银联合作,以避免单独与每家银行进行洽谈,但彼时遭到了银联的拒绝。在2011年,支付宝已经声名鹊起后,也与银联谈过合作,最后依然没有下文。
  而面对银联的施压,支付宝不得不叫停线下POS收单业务。不过,其他第三方支付企业暂时不会跟进(其根本还是受体质和银联的制约,为了自身利益,行业内或许很难有企业再效仿支付宝如此对抗银联),但是第三方支付与银联之间的博弈或许还将长期持续下去。本来中国的金融机构(银行)就对创新,服务很少,第三方支付行业的立足之本就是创新,没有创新,这个行业价值就会被削弱。
    利益之争必然会让阿里巴巴相关创新业务受到银行以及银联的抵制,而第三方支付机构逆袭线下市场的美好愿景,也或将因此大打折扣;这次的银联的“诏安”更不利金融的创新而且也削弱了支付企业价值。
  鉴于最近央行7月9日发布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其第26条“收单机构将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应在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的协议约定下,与其签订合作协议,明确交易信息和资金安全、持卡人和商户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权利、义务和违约责任”,暗示了第三方支付机构(即非金融支付机构)可以绕过银联,直接发卡银行,这点上大家都认为是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推进起了非常乐观的态度,是利好的消息,岂不知,在今天的环境下,即使多几个银联,多几家支付清算结构,到头来还是和现在的银联一样;我们都知道现在银行也有200多家,但服务上真能给为大众提供的服务还是有限,并未真正服务于大众,这也是为什么外资银行入驻中国境内,带来不小变化的原因之一。
  即使这样,银联还是在2013年7月召开的四届六次董事会上,提出《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
  9月起,各成员银行停止向非金机构新增开通银联卡支付接口,存量接口上不再新增无卡取现、转账、代授权等银联卡业务。
  年底前,非金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以间联或直联模式一点接入银联网络,商业银行不再保留其与非金机构银联卡线下交易通道。
  2014年7月1日前,实现非金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
    这样近期各大支付媒体,纷纷以“银联封杀第三方支付被指无视央行新规”,
为由发布了不少新闻,市场上多数声音质疑银联此举涉嫌垄断,但银联方面则以:“这是为了防范风险”为由回应,其实理由实在牵强。
  自 《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披露之后,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银联网络增加的手续费率将达到千分之三, 预计2014年网上支付将达8万亿元的交易额,这样增加的手续费将达到240亿元,这些成本将由第三方支付机构承担,并可能向商户、消费者转移。
  本人认为这种算法存在一定的事实和逻辑错误,千分之三的差距,只可能存在于直连银行时议价能力极强的个别机构的最极端情况,对于议价能力较差的中小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银联后手续费成本不但不会提升,可能还会下降。“以最极端情况的费率计算整个行业手续费成本,无助于得出准确结论”。
  目前绝大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是逐一与银行谈判建立连接,无法覆盖所有银行,接入银联网络后,第三方支付机构将可全面受理所有银行发行的银联卡,势必带来业务量和客服服务水平的提升,增加收益。
  关于千分之三费率的来源,银联方面回应称,可能是有关方面将0.3%~0.55%的中间值取为0.4%,再减去实际手续费费率0.1%得出千分之三的费率,实际上近年来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的费率价格,尤其是信用卡费率已逐步提升,总体水平已经和银联通道接近或持平。
  银联业务管理委员会于2012年12月19日发布的银联17号文中称,“据调研,在银联卡线上支付业务中,非金融机构向主要成员银行支付的实际手续费费率平均仅为0.1%左右,大大低于银联网络内0.3%~0.55%的价格水平”。
     根据最新的易观国际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第二季度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到13409亿元,环比增长7.1%,较第一季度3%的增速显著加快,第三方互联网支付在经历了传统的第一季度的低增长之后,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细分市场的交易规模开始得到释放,对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有较大的带动作用。
  从市场格局来看,支付宝、财付通、银联网上支付分别以46.3%、20.0%和13.1%占据市场前三位,合计占据整个市场约80%的市场份额。银联网上支付仍占据第三位!80%以上的互联网支付不接入银联网络,且与银行议价能力较强。
  目前80%以上的市场只承担银行的费用,如果通过银联转接,则增加了银联的转接费,市场必将受到冲击!“如果要求所有支付公司接入银联,那中国的支付公司其实就全变成了银联的渠道和代理商” ,本人是这样认为。
  固然支付宝是在此时推波助澜,但也有其内部策略的考量,为此,支付宝不得不建立一套自己的独特的基于互联网的模式来逆袭线下支付市场。
  今年(2013年)年初,支付宝与阿里巴巴旗下的O2O业务全面整合,其客户端打通了聚划算、美团、高朋等多家团购网站,并与之前战略投资的丁丁网深度整合。通过管理优惠券和核销的模式,打通消费者、商家和支付宝三方。这样的方式更加有利于线下商家对支付宝提供的移动支付的接受。并停止了相关的一切的COD线下银行卡收单业务,并以其自有的“创新线下收单手段”为主要收单工具,积极推动其线下的收单业务。这其实还是为了不被银联所控制!
  本人认为在目前状况下,其实是监管空白:银联与央行在角力!
  第三方支付在线下收单业务方面的监管一直处于空白。
  今年7月,央行发布《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的出台,将银联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矛盾推向前台。该《办法》第二十六条在第三方支付人士看来,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可以与银行信息直连,而不需要再通过银联。
  而银联方则强调,该二十六条规定是建立在“以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约定”之上。而在银联高层看来,根据《银行卡业务运作规章》规定,银联卡跨行交易应统一送中国银联处理;确因业务创新等原因,收单机构需将银联卡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双方应向中国银联提出申请,经评估审核并签订协议后,开展相关业务。
  本人认为银联自身是经营机构,不是政府部门,出台文件对第三方支付企业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第三方支付企业有权选择是否接入银联通道。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绕过银联的趋势只会越来越明显,这是大势,也是提高效率的最好办法,虽然上述本人也陈述了在中国现有的环境下,不可能有太大的变化,但就银联“诏安”第三方这个观点的提出,本人认为,从市场的规范和风险的防控角度来讲,是合理的,但银联和银联商务在市场上的行为,是公众大家都再清楚不过得了(公所周知的)!
  如果中国银联希望能规范市场并防范风险:
  首先、要做的就是身份上分定位清晰;(不再即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其次、中国银联和银联商务公司彻底股权分离;
  第三、中国银联只履行卡组织的职能,即提供各个发卡银行和收单银行之间的数据转接及清算业务,不再涉及到收单业务,也不在控制小银行的发卡业务。
  这样才有能使中国的收单市场更加规范化更加理性化地发展。
 
 
[ 专栏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123456
TOP10PayCircle热点新闻排行榜
  • 排行
  • 文章标题
查看完整榜单>>
查看完整榜单>>
收缩